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活小知识 >为什幺经常说谎的政治领袖,还是会有大量的支持者? >

为什幺经常说谎的政治领袖,还是会有大量的支持者?

时间:2020-06-15 
 一位有趣的朋友,教懂我人性不变的真相

很久很久很久以前,笔者曾有一位有趣的朋友,他就读学校由城大、理大再到中大,每到一所学校,都会说身处的学校是「全香港最好」的,之前的学校都不够现在的好;他由进修亚太经济研究、社会科学到统计学,都会说自己所读的学系是「所有学系」中最重要的,其他学系都不及他正在读的重要(高层次)。

现在回顾起来,其实这位朋友也不算十分稀奇,只是表现得比较夸张。因为近十年以来,不少心理学或神经科学研究,均指出人们普遍偏好自我特质、所属群体和政治立场,对一件事、一个人很快就有强烈的感觉,然后选取爱好的资讯、证据支持自己的想法。心理学家海德特(Jonathan Haidt)曾把人思维模式比喻为两大类:科学家思维、律师思维。

科学家思维先尝试提出问题,检视相关证据,理解现实世界存在的规律,反覆测试验证,再尝试作出解释;相反,律师思维先有了立场、结论,然后寻找可以支持自己立场的证据,忽视不符合自己想法的证据。儘管,我们同样具备上述思维,但一般而言,佔据大部分人生活的倾向是律师思维。

政治领袖经常说谎也有大量支持者,为什幺?

这个月,曾钰成和沈旭晖探讨过「后真相政治」(post-truth politics),因为在英国脱欧、美国总统选举等事,欧美知识分子开始注意,为何政客在媒体或论坛上「不断发表煽情言论,歪曲事实,编造故事,蛊惑人心」,事后大量资讯揭示他们说谎造假,但支持者并不介意,这些政客最典型莫过于英国的强森(Boris Johnson),以及美国的川普(Donald Trump),他们拥有大批支持者令一些主张理性思辨的人痛心:原来真理不是愈辩愈明,只会愈辩愈盲。

事后,对「后真相政治」有两种主要解读,一种指向政客出众的辩才,指他们有很强的论述能力,不论说法是真是假,他们都能够为立场自圆其说,令人们听上去「逻辑完整(coherent)、言之成理」,曾钰成文章〈同营护短〉便提及这种解说。另一种强调反精英政治和心理现象,沈旭晖数天前发布〈欢迎进入「后真相政治」时代〉一文便交代了这种解说。

文章指「后真相政治」一词被普遍认识,可追溯至评论员罗伯茨(David Roberts),认为民意和舆论经已偏离了「理性决策模型」,理性决策的解读对现实有很理想的看法,认为选民(人民)应该会根据已知的事实「形成观点」,而从这些观念出发才有自己的立场,再根据自己的立场决定支持甚幺政党和团体。结果彻底相反,现实世界充满情绪和偏见,人们是先选择自己爱好的政党和团体,把这些政党的说法当作自己的观点,然后选择证据支持自己看法,漠视反对自己看法的内容。最后沈旭晖引述心理学研究:

「人们普遍存在『认知偏差』(cognitive bias),直觉倾向接受所得讯息,而不会费力辨别其真伪;达特茅斯学院(Dartmouth College)教授尼汉(Brendan Nyhan )和雷伊弗勒(Jason Reifler)甚至发现,事实核验反而会进一步固化成见,政治主张尤甚,因为政治信徒只会选择性检验事实,认为过分细节的资讯,只是另一种「误导和语言伪术。」

仅仅是心理学的解释,也未足够理解「反精英浪潮」

上述从心理偏见解释社会现象的说法不但逐渐流行,也愈见说服力。一如神经科学家乔舒亚·格林(Joshua Greene)引述乔福瑞.柯亨(Geoffrey Cohen)的研究指出政党立场凌驾政策内容。例如,若你向民主党支持者说一些很保守的政策,只要「谎称」那些政策是民主党提出的,他们极大可能会同意,即使事后你跟他们说出真相,那些政策其实是共和党提出的,民主党支持者虽然表示惊讶,但也不会承认自己纯粹因为政党立场,支持如此保守的政策,反之亦然,若跟共和党支持者说一些很开放的政策,只要「谎称」是共和党提出的,他们照样支持。

问题来了,即使这些心理研究愈来愈多,不断印证人们强烈的心理偏见 / 偏误与社会政治的关联,然而,依然解答不了更重要的疑问:人们从来也有这样的偏见,人性如此,为何这种社会现象——「反精英浪潮」近五至十年才越见明显,以前却似不特别严重呢?

这必须配合社交网络的崛兴才能确切解释,尤其facebook是2000年之后才出现,未够20年就塑造、强化了人们的主观心理。现在,已陆续有文章剖析facebook演算法如何「强化」我们的偏见,主要因为facebook会按用户按like和share的习惯,如果用户没有特定设置,会经常看到自己喜好的资讯,由生活衣食住行到政治舆论,我们越关注甚幺,那些发文在facebook出现的次数便越频密,外国有评论形容这像「回音室效应」(echo-chamber effect),意思是我们平日接收的东西犹如自己的回音,永远偏听自己喜欢的东西,也因为这样我们极容易活在自己的思想世界,愈来愈容不下其他声音,尤其反对自己想法的声音。最明显是强化了自恋和政治立场。

近年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(The Wall Street Journal)开设了一个专页名叫「Blue Feed, Red Feed」,它像令人短暂觉醒的清泉,让我们在一个版面看到两边 「相反」立场的资讯。页面中设定一些重要的关键字,譬如美国群众关心美国选举,就有HILLARY CLITON和DONALD TRUMP可供选择,一点选了这些重要的关键字,就会看到左蓝右红的介面,蓝色代表比较开放,支持民主党facebook资讯;红色代表比较保守,支持共和党的facebook资讯。从这页面人们会深刻发现,不同阵营的支持者在自己的世界「无限Loop」,民主党人士会常看到批评共和党的新闻和留言,反之亦然。

为什幺经常说谎的政治领袖,还是会有大量的支持者?

可见,人性从来如此,只是近年社交网络的设置,让我们的「问题 / 情绪 / 偏见」更加浮面、更加明显,我们像被宠坏了的小孩,在自己的户口不断强化自我,希望满足一己的情绪慾望,自我中心不断胀大,也满足了互相攻击的原始本能,透过留言或影片口诛笔伐。随着我们的生活紧扣社交网络,也介入了现实的社会政治,甚至影响了投票意向。而且,资讯氾滥之下,繁忙的香港人根本无暇考证真假,不可能每天像学者进行研究,在海量的facebook page之中辨别真伪,于是也造就许多哗众取宠的「内容农场」(content farm)出现, 透过夸张失实的标题和内容,引来点击收取广告费生存,我们甚至会发现刚刚学懂上网的父母,平日惯常到一堆伪科学和阴谋论的网站逛,然后对内容深信不疑。

所以,在全球政坛上,早就有不少辩才出众的政客,但他们的影响力比以前巨大,除了一以贯之的口才和魅力之外,更是倚靠社交网络、facebook演算法之下,得以煽动群众漠视客观事实和证据,让夸张失实的言论「如鱼得水」。人们很喜欢嘲笑热恋中的情侣盲目:情人眼里出西施、总喜欢美丽谎言;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之中,我们何尝不是如此?

篇幅所限,笔者后续打算分享两本有利思辨的书籍,一本是德国人曼弗烈.吕茨(Manfred Lütz)所着:《大谎言时代》(Bluff! Die Fälschung der Welt);另一本是美国人托马斯·索维尔(Thomas Sowell)着:《知识分子与社会》(Intellectuals and Society)。这两本书涉及的理论和观点众多,有些内容过于偏激,笔者不甚同意,例如部分关于演化论及右派经济学等说法,可是,两位作者的思辨方式都尝试诉诸一个问题的本源,提出合理怀疑,这是非常值得鼓励的思维态度。

延伸阅读:

    〈你不够善良——科学冲击哲学?惹火的道德心理学(下)〉〈人性中的傲慢与偏见:认知失调〉〈「自恋者」可以害你家破人亡?〉〈普世价值「大晒」?嚣张攻击无助改变,须软化本土「保守」洪潮〉
〈同营护短〉(曾钰成)〈欢迎进入「后真相政治」时代(沈旭晖)沈帅青:3招大改造 玩fb无偏见!(Topick)AI「学会」偏见 黑人名字联繫负面词(明报)Blue Feed, Red Feed(The Wall Street Journal)

相关资讯
推荐图文
申博太阳城_浩博博彩下载|全面的资讯网站|关注智能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msc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手机版